/

「白蘭樹下」創辦者 Kit Cheung 有故事的人(下)

因為一句認真的戲言而生的Gin酒「白蘭樹下」,以香港特色的原料白蘭花吸引味蕾,成為首瓶打住代表香港Gin酒旗號的烈酒,Kit Sir(張寅傑)就是其中之一位重要創辦人。

整個開發過程長達兩年時間,產品將要面世之前的心情,實在緊張又興奮。

「係緊張,最慘就係因為我哋唔喺香港做,要等船期,等幾時落船等咗差唔多3個月。一早preorder晒,嗰次真係驚,係咁等係咁等…..一嚟到,興奮!終於到咗!嘭嘭聲即刻出!3千支,興奮開心、成隊team都喪咗!

「終於出到自己嘅嘢,由一個調酒師面對面對住你整杯cocktail畀你,我exactly知道你嘅feedback,一唔鍾意就可以補救。但呢次就唔係,擺咗你手上係嗰樣嘢,就係嗰樣嘢!」 

先進蒸餾技術

這瓶香港情懷Gin酒是Made in the Netherlands,Kit Sir其實也希望他的心血結晶由零開始均是香港製造,不過現實需要考量太多因素,才有最好結果。

「Gin酒發源地就係荷蘭,所有荷蘭人都知道點飲Gin酒。」

「我哋搵咗個叫iStill嘅蒸餾器,都係荷蘭人造出嚟,好新嘅技術,蒸餾器係四四方方咁,我哋行咗歐美好多蒸餾exhibition搵佢出嚟!係2018年最新嘅still,基本上如果我有一部,英國有一部,荷蘭有一部,將個formula send出嚟,有埋啲材料就可以做一模一樣嘅嘢!」

「以前大部分要用人口去試味,一drop兩drop咁樣combine埋,而家係data化,喺電腦講畀你聽個chart係點。」

「世界唔同咗,以前嗰代distiller喺第二次世界大戰死晒,而家幾代之後味蕾唔同咗,好多嘢唔同咗!而家要趕時間,快啲出快啲出,所以以前嘅酒好飲好多,因為少咗好多顧慮,淨係做個味道出嚟。而家有marketing team話唔等得㗎,快啲出啦!」 

甚麼才是「香港製造」?

雖然產品反應之好,令整個團隊極度欣慰,也在無數國際比賽中得到佳績,然而「香港製造」成為了產品的迷思。

「香港製造嘅意思係咩嘢?以前我好proud of呢樣嘢。首先一定跟住規矩做嘢。 」

「點解Made In Japan咁勁?就係因為有rules、有boundary,邊個得、邊個唔得,好清楚!所以Made In Japan咪咁勁囉!」

「以前Made in Hong Kong都好勁呀!而家你發覺好多rules,睇吓你跟唔跟,我哋跟、問清楚晒點解唔可以,我哋咪唔做住!未清晰嘅,因為冇人做過,我哋唔係淨係想玩一兩年,係想100年之後隻酒仲喺度!」

「我開始時唔想有任何risk喺度,唔想break the rules,唔想破壞咗香港製造。之後而家香港製造有少少畀人破壞咗,因為好多rules已經唔同咗。」

「香港除咗rules有問題,人才、技術、機器,好多嘢都未去到standard,香港冇技術,我哋就去有技術嘅地方,就係荷蘭,除咗有技術之外,就係人!」

有價有市

除了生產地,定價也很受注目。

「當然有好多人話咁貴!你哋唔知背後個background,$728一支Gin酒,如果我係客人都覺得貴啦!我focus之後個marketing,點樣再做做好少少!白蘭花係全世界最貴嘅essence oil,6千蚊10毫升,好難做!佢係一隻夏花,有好多detail位,$728都覺得貴?我反而會咁諗:特登要去荷蘭做、特登要用呢隻花、特登要source香港嘅嘢喎!」

在酒界已經近20年,Kit Sir一定有一些最nuts的經驗可以和我們分享。

「喺英國、西班牙做bartender係最瘋狂嘅時間。一個bartender要take care 10個客,我哋叫做zombie crew,因為係好忙!香港冇一間酒吧可以咁忙!個個客都遞隻手出嚟嗌晒Ginger & Coke…Gin & Tonic…所以我哋叫zombie crew。Zombie crew當中通常都好多靚女,可以嘅話即刻有另外bartender cover你嘅工作,然後你可以去做啲好nuts嘅嘢(下刪二千字),

「But!But!你要tell all the details to the team!That’s nuts!」

他又到過西班牙著名party之地Ibiza工作半年,尚有很多不能出街的瘋狂事情。

「做咗半年,頂唔順!」

發生了甚麼事情?留待讀者幻想一下。

持續發展的條件

Kit Sir始終心繫香港,白蘭樹下由香港出發,衝出國際,也是他們想達到的目標。

「香港近呢十年好出名,但係好似比較negative。酒係最容易影響人、影響到全世界嘅嘢。我哋其中一個target希望去到世界各地酒吧飲酒,喺top shelf嗰度會見到白蘭樹下!」 

既然目標是要做一個百年企業,要持續發展下去,不但要保持優良品質,好喝、受歡迎、有故事也十分重要。

正如Kit Sir剛與Urban Coffee Roaster創辦人及 Coffee in Good Spirits比賽香港冠軍Gary Au合作,推出了全球首款無糖咖啡甜酒「淡墨」,不但Keto friendly,更滲入了Cuba Libre(Rum & Coke)雞尾酒理念。

「喺我嘅角度(做crossover)就係要有意思,喺拍檔Joseph嘅角度就係有幾多follower。我照顧story、理念,佢照顧緊個market,大家攞個中間點。如果嗰個人好多follower但係冇內容嘅,咁做嚟做咩?調番轉我覺得好有理念,但係冇follower,又係嘥時間。

「所以一個人可以行得好快,但行唔到遠,一隊team先可以行得遠。」

想實現甚麼關於Gin的夢想?

「開間蒸餾所!有個形象喺度㗎喇,其實做緊,不過因為COVID有好多阻滯。其實我哋plan緊喺日本北海道開,地方租咗但乜都做唔到。」

「希望我哋香港人嘅酒喺全世界都會睇到,好似Bombay,好似Tanqueray呢啲我哋識嘅大品牌咁!」

酒,可以只是單純的酒精飲品,也可以是讓人了解身邊更多事情的飲品。Kit Sir因為白蘭樹下而對書法產生了興趣;今天因為白蘭樹下,你或許認識了白蘭花,或者陳皮、或者龍井茶葉,世界之大令人無法想像。

來喝一口,體味更多人生意義。

ImNuts

Urban Nutters是幾位熱愛飲食的Nutters成立的網上飲食媒體,訪尋各路飲食精英,深入淺出講解不同的飲食知識,同時召集一眾志同道合的Nutters,組織全港獨一無二的飲食社群。

留言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