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

香港Gin「無名氏」創辦人 Jeremy & Nic —創立篇

香港Gin「無名氏」是很經典的創業故事。

少時於網球場上認識的Nic和Jeremy長大後一起創業,兩人全無飲品食品工作背景,卻創立了全本地製作的「無名氏」,親手釀造、構思、包裝、推廣、會計、法律、銷售、執枱、抹地、換燈膽……全部一腳踢,絕對是不折不扣的斜槓族 (Slasher)。

品牌雖叫「無名氏」、「Not Important Person」,然而兩年多以來,因為「想做啲自己真係好有興趣嘅嘢」,在很多人心目中,已經成為有名有姓、very important的存在。

cocktail認識Gin

芸芸烈酒之中,Gin能在Nic和Jeremy手上眾多選擇中跑出,總有它的道理。

Nic說:「首先當然係鍾意飲啦!成個項目都係因為自己鍾意、想做呢樣嘢先會做,如果唔係都唔會花咁多時間精力去做!」

「我同Jeremy喺12歲打網球時識,得閒都會飲吓檸茶檸蜜唱吓K。長大咗耐唔時都會出去飲吓嘢。我哋好多嘢都飲,我一開始喺澳洲讀書嘅時候係飲啤酒先,返嚟香港做嘢時候先開始接觸cocktail。當時喺澳洲通常如果叫cocktail會畀啲外國人笑,而大家朋友都是飲啤酒為主,所以被較少機會嘗試。返到嚟香港返先有機會去唔同嘅cocktail bar,喺接觸不同的cocktail之後,先發現cocktail個種嘅魅力,同之前所認知嘅品味相當唔同。」

「Gin係我最鍾意嘅spirit,因為佢可塑性很高,可以用不同嘅方式品嘗。整烈啲嘅cocktail又得,清爽嘅又得,容易飲嘅又得,尤其係香港嘅天氣咁熱,Gin & Tonic更加係又簡單又解渴嘅嘢飲!」

酒後吐真言

每件事情的開始,總是當中的一個人、一句說話而起。本身有參與其他項目的Jeremy,因為Nic的熱情令他認真考慮創立「無名氏」。

Jeremy說:「我對酒精嘅邂逅源於阿Nic啦!我哋一年可能會catch up一兩次,但at the end of the day就去中環,都會撞口撞面、消遣呀!

「有日我做緊其他嘢去到佢屋企樓下,就不如catch up吓飲個啤酒,知道佢quit咗份律師工,想攞啲inspiration,然後就『不如嚟啦!試吓!』」

「Gin係我哋出去時最常飲嘅一款酒。好味之餘亦可以有好多唔同方式去飲,所以我地越黎越喜歡亦越黎越有研究。適逢嗰時香港又唔係有好多款Gin可以飲,所以我地去旅行嘅時候都有收集,有一個時期我地夾埋仲有超過100個品牌嘅Gin喺屋企添!」

預計Gin酒狂潮

在酒精影響下說的話,踏實不足,熱情有餘,他們深明此道。

所以熱情後便認真探討是不是可持續的生意,他們看到Gin酒潮流在亞洲上升得很快,尤其是日本,但是每年也持續有新品牌推出,即使香港在這範疇可能慢其他地區很多步,但他們確信Gin是有未來發展空間,所以便全速進行大計。兩人花了多個月時間研究在香港設廠的要求,從廠房到法律法規等,看看如何使意念成事。

Jeremy說:「我哋都有諗過唔喺香港設廠,喺外國做OEM會舒服啲。香港仲邊有人做廠?」

「點解最後決定喺香港做,最重要一樣嘢因為我哋好怕解決唔到好根本嘅問題: 就係產品質量嘅穩定性。叫得做廠即係有產品;有產品即係要做QC!如果喺外國做,喺唔可以隨時飛過去監督廠房生產的情況下,產品的質量確實係比較難控制,到時產品運到香港嘅時候質量有問題嘅話,就會比較困身,如果硬賣出去的話更有機會損害到個品牌。

「再加上,如果我哋真係想話自己係造緊一直真正屬於香港嘅Gin嘅話,咁就當然想佢喺香港製造!所以最後都係把心一橫,辛苦就辛苦啲,決定喺香港設廠。」

Jeremy繼續講在香港開檔的辛酸:「喺香港做製造業冇着數㗎!請人又貴啦、租金又貴啦、setup好麻煩啦、攞牌又不是容易……」

所有酒精度高於30%的烈酒都要付100%稅,這不只關乎入口事。

「香港造都係要畀100%稅!所以全部嘢都係錢!」

開設廠房必須過五關斬六將

Jeremy繼續訴說在香港開檔的難處:「喺香港做廠困難非常多,亦非常貴。眾所周知,香港地貴人更貴,租金、人工、運輸各樣都要考慮,再加上廠房嘅set up 又複雜,牌照方面也沒有往例可以參考……」

在香港申請造酒廠牌照,那種難度大家一定想像得到。

Nic 說:「每樣接觸到法律法規嘅嘢都比較困難複雜,好多法律比較舊,而我們這款酒廠以前都無案例可供參考。要同唔同部門去磋商同執行,需要經過的程序都自然比較複雜同埋需要較長嘅時間。」

實地考察

在研究法律法規問題的時候,同時都要解決更實際問題:釀酒技術和器材。兩位毫無飲品工作背景,所謂的人脈,都是拍門、cold call、cold email得來,全不怕冒昧。

Jeremy說:「2017年10月我哋就過咗蘇格蘭打工,去咗間非常細嘅酒廠做實習,真係大開眼界!學外國人話齋,如果唔”get our hands dirty”就無辦法學會真正嘅知識同個中嘅秘訣。嗰次實習,有機會親自落手去釀造威士忌同氈酒之外,仲對酒場營運有左一啲深入嘅見解,收穫可以話非常豐富。」

「實習完後我地再參觀多十零間大大小小嘅酒廠,周圍同人講我哋想喺香港開酒廠㗎喇,雖然我哋嗰時十劃都未有一撇,但係嗰邊啲人好nice,好願意向我地分享一啲開設酒場嘅心得同需注意事項,同點樣去營運一間酒廠等等,為我地嘅旅程鋪左重要嘅基礎。」

除此之外,Nic還趁機修讀完成Institute of Brewing & Distilling的文憑,獲取必要的知識,打好基礎。

不重要的人

正因他們缺乏飲品背景,也是品牌名稱來源。在解釋品牌理念故事時,很有板有眼。

「改名係一個好痛苦嘅階段,永遠都覺得唔夠好,諗多兩日又好似覺得爭啲爭啲咁,去到最後兩個月先定落嚟。」

「N.I.P.係V.I.P.相反,點解叫not important person? Nic同我都唔係做beverage出身,同大家一樣都係消費者。但係我地相信就算冇經驗、冇任何人脈、冇任何知識都好,只要肯踏出第一步,持之以恆,都可以做出好與眾不同嘅事,呢個就係成個N.I.P.嘅精神!」

很重要的中文名

在香港當然要想個令人一看便記得的中文名。

「我地都想貼地啲,起一個同香港人比較有共鳴嘅中文名,就唔想淨係用一啲香港地標黎做我地嘅品牌。而係想有樣嘢好代表到我哋兩個而唔係人人都可以用嘅嘢,最後傾吓傾吓提出左『無名氏』黎個名,一個細個成日會喺學校聽到嘅名(測驗卷無寫名嗰陣),又係nobody咁解,亦符合我地品牌箇中意思,所以我地嘅中文名就咁樣決定。」

無名氏外層,還有一個方括弧和中間一點嘅符號。

「其實嗰個符號叫placeholder,喺文件或甚至乎合約會見到。通常用法其實係喺當你有一啲未知嘅資訊嘅時候,譬如話一個人嘅姓名,你可以先放這個代號,等你知道後再輸入就可以。而對無名氏而言,嗰個未知嘅人係邊個都唔重要,總之你肯代入你自己嘅名,就算你係一個無名氏,你都可以做到與眾不同嘅事!」

品牌找來曾替電影《食神》、《逃學威龍》題字的著名書法家華戈,大筆一揮,成為兩人能擁有的品牌字款。「其實點樣可以live up to個brand先係最困難嘅branding工作!點樣可以感受到個brand嘅存在?」

創業兩年多以來,Jeremy和Nic不斷地在思考,到底新idea是如何走出來?兩人的合作,實際上又是如何?請留意訪問續篇!

ImNuts

Urban Nutters是幾位熱愛飲食的Nutters成立的網上飲食媒體,訪尋各路飲食精英,深入淺出講解不同的飲食知識,同時召集一眾志同道合的Nutters,組織全港獨一無二的飲食社群。

留言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