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亮代表我的Gin: Two Moons Distillery創辦人Ivan & Dimple

夢想是甚麼?只是一直在腦裡想着的夢? 人總是左想右想,到時光逝去、年華不再,方才感慨那時沒把夢想實踐出來。 兩位三十出頭的年輕人,Ivan和Dimple數年前愛上手工gin酒,有趣是他們不樂於只做專業飲家,而是眼見香港未有gin酒蒸餾所,在沒有前人可參考、沒有顧問可以倚靠下,足足耗費兩年,捱過無盡困難,終於在2019年9月把開設蒸餾所的夢想實現出來。 Two Moons Distillery不但是香港第一間gin蒸餾所,Dimple更是首位女蒸餾師。成立1年未夠,無論生意額和知名度都超越創辦人想像,難怪他們都異口同聲說:「過程好痛苦,但no regrets!」


世上有種飲品叫「手工Gin」

Ivan和Dimple與酒精飲品的關係,很容易解釋到為甚麼成為了香港首間Gin蒸餾所的創辦人。
Ivan本身鍾意飲酒,大學修讀酒店管理和WSET酒類飲品課程,畢業後於四季酒店餐飲部工作至管理層,是很典型的飲食業從業員背景。
「我呢啲背景都係boring stuff,不過讀酒真係愈讀愈有求知慾!幾年前發覺全世界多咗好多premium gin,原來有咁多轉變、咁多發揮空間!」
Dimple本身工作反而和飲品無關,先於國際化妝品牌當市場推廣,後來再在初創公司當programmer。
「係屋企人鍾意飲紅白酒,大學時再識埋Ivan,幫我分析口味、乜嘢叫好飲。
「第一次飲craft gin係Sipsmith,I guess changed my life。原來gin係咁!以前認識gin都係Gordan’s、Beefeater都冇乜特別啫,gin咪gin。點知發現咗Sipsmith手工gin,好似開咗Pandora’s box!」

唔做唔知前途好

愛上了新的東西,兩人就在2018年到英國到訪多間手工gin蒸餾廠,純為興趣出發,但愈看愈做,就開始感到這不單是一個嗜好,可能是改變一生的契機。
Dimple說:「本來只係passion project,唔係超serious、唔係好firm。」Ivan補充:「造咗人生第一支craft gin,拎返嚟香港同朋友拍埋啲知名gin做blind tasting,全部都將我嘅gin排第1或第2位!證明都有啲天份,佢哋都幾鍾意!」
家人做生意的Dimple,本能地覺得這已是個啟示。「嗰刻覺得不如試做吓business plan,認真坐低計劃吓。」

最NUTS的兩年

世界上有條很長的路,叫夢想;還有一道很高的牆,叫現實。
兩人都覺得計劃有得做,但在香港生產蒸餾酒必須向海關取得 liquor manufacturing牌照。偏偏沒有任何前人案例可供參考,有錢也請不到申請牌照的顧問。
回想當時的顧慮,Dimple的聲線也變得柔弱起來。「海關可以每樣嘢都推你,叫你做咗呢樣先再睇吓點。或者要有部蒸餾機喺度先可以批個牌,唔可以紙上談兵……就咁攞住個floor plan就要批個牌畀你咩?其實都.有.啲.驚!」
Ivan也追着說:「好緊張!你唔係申請食物工廠牌!」
Dimple續說:「所以真係一個risk!佢啲licence requirement寫得好抽象,永遠都保留一線,到時onsite有咩見到唔對路都可以唔批個牌畀你!有啲係我係控制唔到嘅嘢,可能佢覺得你喺9樓我唔想批畀你。總之點都係好驚!」
「當初想做到外國咁,好open、啲人可以自由參觀,原來香港法例上唔入得去做蒸餾嗰度,海關都幾緊張。最初floor plan完全冇間隔,用吧枱做都唔得,因為啲人可以爬入去。咁就再諗不如好似銀行有個罅咁,令個隔膜冇咁大,都係唔得!要完全封密,最後用玻璃先得,好彩透明係畀嘅!」
「都係做gin酒啫,搞到好似做毒品咁!」Ivan笑說。
官方入紙申請是2019年5月,牌照到手是9月,驟眼看是5個月,但實際上整個申請過程包括由第一次開會、期間再瘋狂搜集資料、打電話、開會等等,用了整整兩年!
「真係用兩年嘗試做呢樣嘢,仲要當時唔知呢樣嘢做唔做到,都係幾nuts嘅!我哋冇reference都唔知道係咪係可行!」Ivan說得平靜,但聽得出有點沉重。「經過呢次,有時行吓行吓,條路先出嚟。當然要做得保守啲,每做一個大動作之前都問清楚,令件事安心啲。好多嘢要行到嗰一步先會知道下一步點樣 !」
「批咗個牌嗰刻,真係喊出嚟!好痛苦但no regrets ,絕對冇後悔!」Dimple帶着堅定眼神感慨地說。「好彩負責嘅海關人員同我哋差唔多年紀,態度係支持嘅。」
「呢個過程都學到好多嘢,人嘅抗壓能力都提升咗!之後面對更大挑戰都係一步一步做,你行得高啲,不知不覺會勁咗!」Ivan理性又平靜地回憶說。「假設過咗肺炎呢關唔使執笠,到時又會再勁啲。」 

在月球上追夢

萬事俱備,還欠蒸餾機。
他們向著名的德國廠商下訂單,但等了對方一年也沒有回音,後來再透過當地中間人努力斡旋才得到回應。
「佢哋驚我哋賣畀大陸抄咗佢技術!」Ivan苦笑說。
兩人看見蒸餾機上方球形裝置,覺得像個銅製月亮,而一般蒸餾所也會為蒸餾機起女性化名字,所以這部每次產量100公升的蒸餾機便叫做Luna,品牌名Two Moons亦與月亮有關。
至於產品本身,除了London Dry Gin必須的杜松子,其他材料選擇幾乎完全自由,天馬行空。
未踏進Two Moons,電梯門一打開,一陣高雅清新的香氣已經湧進鼻腔,這正是Signature Gin的recipe。原來是經過超過100次蒸餾試作,試過4個材料不同組合,在4個完全不同味道中,選定了現在的用檸檬皮、玫瑰花瓣、柑皮、粉紅胡椒、南北杏、雲呢嗱粉、東加豆、芫荽子、綠豆蔻、鳶尾根、甘草的組合。Ivan說起初想推出兩個味道,後來決定先做好一個。
「嗰個都好好味,但未諗到背後個故事,所以暫時留喺database。將來出嘅味可以喺味蕾上挑戰多啲 。」
事實上,他們剛推出過期間限定的五花茶味,數小時便賣光。
「一個成功生意唔只講味道,仲有marketing同好多嘢。本來今年想開展一個新市場,無論台灣、內地、或者亞洲其他地方,但因為疫情……希望下年可以開拓到一至兩個新市場。」

像個銅製月亮的蒸餾機
Two Moons材料用了檸檬皮、玫瑰花瓣、柑皮、粉紅胡椒、南北杏、雲呢嗱粉、東加豆、芫荽子、綠豆蔻、鳶尾根、甘草的組合

男主外 女主內

Gin這種烈酒不時予人剛烈的形象,但Two Moons由外表斯文、甚有鄰家女孩感覺的Dimple負責蒸餾,她也是全港首名女蒸餾師。至於Ivan則負責對外事務如傾生意、推廣、申請牌照等,兩人的分工很自然。
一直跟兩人的對談,像初相識的酒友,完全沒有商業營銷感覺。兩杯下肚,說得興起,已打成一片,搞不清孰客孰主,笑聲傳遍全層。
這正好反映,Two Moons的基礎源自兩人緊密又長久的了解。
Ivan說:「點解Dimple鍾意做programmer?因為佢好投入好focus,會好enjoy一樣嘢。我係唔得嘅!我係會做吓、行兩個圈,跟住再坐番低嘅一種人嚟!所以好明確去讀蒸餾diploma嘅係佢!因為我讀書唔叻,嘥時間嘥錢,一定唔pass㗎!」
聽到這句,Dimple即插嘴說:「太冇義氣喇呢個人!你就負責吹水!呀哈哈!」
相信Ivan都聽慣這些「投訴」,但仍要駁一駁嘴:「呢個係現實嚟,開蒸餾酒廠有好多嘢一定要分工、有好多嘢要做,申請牌照、搵場地、裝修都需要人全職主理!」
Dimple也沒好氣地回應說:「官腔答案,啱嘅!」
Ivan又說:「不過啲人鍾意見佢多啲,我出去傾嘢成日都畀人問Dimple喺邊。」

全港第一Gin

Two Moons創辦還未夠一年,成績比兩人想像更好。
Ivan說:「我哋係香港第二個gin distillery,所以我哋用咩角度打入市場,當時都未有答案。」 
事情直到當牌照到手,海關官員帶着上級來參觀考察,並獲告知:「恭喜你,係香港第一個gin……」然後兩人都滿腦黑人問號回應:「咪住先!我哋應該係第二個呀?」
關員好肯定說:「其他公司嘅嘢我哋不便透露,不過可以話畀你哋知,你哋係全香港第一個做gin嘅distillery!」
兩人那時都呆了,因為當時已有一蒸餾廠聲稱自己是香港第一所gin distillery。後來才被揭發無牌經營、廠內蒸餾器沒有使用過痕跡、出品並非在香港蒸餾。
Dimple回想說:「唔通喺報紙度話,海關話我哋先係第一呀咁咩?而家就可以光明正大!」Ivan補充說:「單嘢爆咗出嚟,就『哦~~~原來係咁!』都幾搞笑!」

如果讓你們時光倒流,仍然要追逐這個夢想,放棄穩定收入嗎?

Dimple:「絕對會,而家已經超乎期望。」
Ivan:「如果當年唔quit酒店,相信生活各樣都應該幾輕鬆,工作穩穩定定。但係咪自己真正想做嘅嘢呢?大家互相去支持,互相學到好多嘢,如果而家嘅mentality、skills用呢啲錢去換,我覺得值嘅 !會賺返番嚟嘅!仲有positivity、happiness,飲多幾杯開心啲!」

你們的gin夢想已經實行了,但未來的夢想是甚麼?

Ivan:「希望go international,畀世界更多人enjoy,想人知道原來香港都可以做到!可能有人覺得我哋唔夠「香港 」,如果喺免稅店呢個branding係咪唔夠香港呢?代唔代表到香港?呢啲都係我哋諗嘅問題。但呢個係我哋暫時insist唔會有好中式元素先,而係go for international look ,因為我哋two moons gin擺出嚟同其他gin比較都唔失禮,純粹講個味絕對有實力比併。當然有時要喺理想國同現實平衡,呢個過程會有好多comment,最終都要自己問自己,做邊樣都係自己做決定。」
他點出了Two Moons哲學的重點:
自己做決定。人生,無論如何,也是一場向自己負責的旅程。

ImNuts

Urban Nutters是幾位熱愛飲食的Nutters成立的網上飲食媒體,訪尋各路飲食精英,深入淺出講解不同的飲食知識,同時召集一眾志同道合的Nutters,組織全港獨一無二的飲食社群。

留言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Popul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