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

香港手沖冠軍Yo Yo Fong 好心情 沖好啡(上)

如何才能做好一件事?做好準備、資料搜集、反複練習……當然缺一不可。

2017年The World Brewers Cup香港選拔賽冠軍Yo Yo Fong(方芷妍),由意大利餐廳廚師,搖身一變手沖咖啡師,短短幾年間更躍身香港手沖冠軍,繼而晉身世界賽,去年還開了自己的咖啡店。

她認為,要沖好一杯啡,當然要做足準備;然而說到尾,還是了解自己才最重要。她為我們道來,她的真正自己,到底是怎樣。

苦的咖啡

中學時代開始,Yo Yo自言「學嘢快」,所以已甚為活躍,結他、鋼琴、籃球、手球、田徑、跳舞等等的舞台上,全都找到她的身影。

中學畢業後卻像不少年輕人一樣,未有清晰方向。

「學吓煮嘢都好,就去咗意大利餐廳做學徒,好快學晒所有嘢,兩個月內升咗上二廚!」

雖然工作是廚師,但每天都和咖啡一起。

「因為espresso machine喺廚房出餐位,barista就特登走入嚟沖。佢仲話:『我教你打shot吖,用盡成身嘅力㩒盡佢就得㗎喇!』所以杯咖啡苦到爆。嗰時仲好憎咖啡,係憎!純粹鍾意佢香味。」

雖然覺得苦,在她來說,咖啡也非一無是處。

3個月學好沖啡

她轉職到人龍café當廚師,視每天「炒場」、做足200份All Day Breakfast加意粉而沒有一個客人催單好enjoy。雖然有咖啡出售,但specialty類別只是那裡咖啡師的私人玩意,但也照樣打開了她精品咖啡之門。

「手沖啡filter coffee即係black coffee,飲飲吓都幾得意,原來咖啡都可以有唔一樣。冇咁苦,淡啲嘅咖啡味,覺得呢杯嘢有趣。」

其後的她就以成為咖啡師為目標,主動應徵Barista崗位,跌跌碰碰來到助她成為冠軍的Studio Caffeine。

「我返第一日part time已經feel到佢哋全世界嘅熱情,好似一班餓狼咁,好耐未見過白紙咁!個個都話:『我嚟教你我嚟教你!』、『知唔知點樣打shot?』、『點樣brew espresso?』、『識唔識打奶?教你拉花!』好興奮!又有同事係知識型,『嗱espresso machine就有分幾種嘅……』,然後逐樣去學。

「學咗3個月,Brian(Studio Caffeine創辦人)好語重心長咁問我,點解仲喺呢間嘢度做。可以教到我嘅嘢都教晒,而我都學得好好,好難再幫我上高啲層次,想我去搵其他犀利啲嘅人去學。

「吓?啱啱上手咋喎,根本未理解所有嘢。我做到啫,唔代表我理解!我想理解得更深,同埋需要練習。」

Brian真心覺得她學習能力好高、學得好快,手沖已夠質素侍客。不過Yo Yo始終懷着一點懷疑,而且本身對自己要求高,自己都未滿意的咖啡,不可能侍客。

愈戰愈勇

Brian更慫恿Yo Yo參加手沖和拉花比賽,但她覺得說話不是自己強項,所以參加了拉花battle。即使第一次比賽贏了1杯後便被foul,Yo Yo似乎愛上了比賽的節奏。

「明白原來比賽係點,跟住就想贏。第二屆battle就第4名,17年嘅全能咖啡師對抗賽,又要砌grinder、又要組隊、又要serve客,嗰個比賽拎咗第3。」

似乎是時候挑戰Brewers Cup。

「去咗廣州玩咗一次類似Brewers Cup嘅,但連semi都冇入到。」

這時Yo Yo決定到英國展開兩年working holiday,距離起行還有幾個月。

 「無啦啦」贏冠軍

「好想第一個獎係拉花拎嘅,去到好大嘅樽頸位,覺得lost。嗰時未真心決定呢份會唔會係我終身職業,所以好想試吓有冇其他可能性。打算嗰兩年唔會再做番咖啡,無論係乜嘢我都想試。

「會唔會因為咁而唔再做咖啡?所以飛之前好想再玩多次比賽,叫做人生最後一個比賽,一路等緊拉花比賽,但嗰年拉花比賽延期。」

在Brian的鼓勵下,她便參加了The World Brewers Cup香港選拔賽。

「都人生最後一個比賽,豁出去,冇懸念,enjoy!就無啦啦贏咗。」

同場有Cupping Room的趙家寶、Accro的莫偉健,猛人如雲。起初能晉身六強,她已經覺得無悔,同時亦感到「好驚」。

宣布結果是由第六名開始,每宣布一個名次她都預備踏出去,但她留到最後兩強。

「當宣布今年冠軍係Studio Caffeine時,覺得佢有冇講錯呀?係咪Studio Caffeine第二呀?仲呆咗喺度望住側邊嘅人望住我拍手,其實係咪望緊家寶呀?直至所有人、我公司嘅人都望住我,過嚟攬住我先知。反而嗰刻更加lost,唔知嗰刻做咗啲咩。」

後來她知道自己是以頭帶到尾的姿態得冠軍。

英國唞一唞

本身她喜歡日曬Ethiopia,但因為據聞Geisha勝算較高,所以用了自己不是最喜歡的豆參賽,這個冠軍使她迷失。幸好,很快她得到喘息機會:英國working holiday。

本來目標不再做咖啡行業,不過她當時的CV已替她決定了。

「冇計!因為要搵地方練習keep住個skill,帶住呢個光環去就好多人請我。」

她落戶牛津一間有哥倫比亞背景的咖啡店,哥倫比亞籍老闆娘每年都帶家鄉咖啡師到英國開工,使她眼光大開。

「佢哋令我open minded咗,手沖有啲粉黐喺側邊好多人都唔理,佢哋會兜多轉將所有粉group番埋用盡晒佢,我朝佢哋方向做,杯啡真係完整度高咗!」

享受世界賽

Yo Yo細心為世界賽準備,但她仍以享受過程為目標。

「世界賽氣氛同香港差好遠,世界賽大家好welcome去share,幫手試豆,係好興奮嘅心情,都係冇懸念!」

42名選手中,Yo Yo得第19名。

「雖然結果對得住自己,但玩完世界賽返嚟有少少憂鬱嘅,唔想見人、收埋自己,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再好啲,因為好似好多人幫咗我,但去唔到更高,好似去番原點,唔想不斷輪迴,就自己匿埋咗兩個禮拜。」

有人慫恿她再參加比賽,她欣然接受而出關,但過程並不如她所願,更不期然產生了比賽恐懼症。

Yo Yo調整心情,把心機放於開設屬於自己的咖啡店。

年紀輕輕便擁有自己的店子,Yo Yo會繼續為大家分享運作咖啡店哲學,和如何才沖到最令自己滿意的咖啡。

記住留意訪問的下集

ImNuts

Urban Nutters是幾位熱愛飲食的Nutters成立的網上飲食媒體,訪尋各路飲食精英,深入淺出講解不同的飲食知識,同時召集一眾志同道合的Nutters,組織全港獨一無二的飲食社群。

留言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